来自 趣事 2021-09-10 21:15 的文章

中美元首第二次通话 专家:释放积极信号,达成

9月10日上午,中国习近平主席应约与美国总统拜登通电话,就中美关系及共同关心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坦诚、深入、广泛的战略沟通与交流。这是中美两国领导人继今年2月电话交谈后的又一次直接对话。多位分析人士10月1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中美高层会谈正值美国在气候变化和阿富汗问题上迫切需要中国支持之际。会谈本身反映了一定的积极信号,但双方草案中公布的内容也显示出两国对中美关系目标的明显分歧。
 
 
 
专家:美国与中国沟通的意愿越来越明显,但其诚意和务实理性有待质疑。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消息,习近平在通话中指出,中美两国要展现大局,肩负重任,坚持向前看、勇往直前,拿出战略勇气和政治勇气,推动中美关系尽快回到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更好造福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他还说,中美之间的合作将惠及两国和世界。中美对抗,两国和世界都会遭殃。“中美关系不是选择题,而是如何做好的必答题。”
 
据路透社10月10日援引美国高级官员的话报道,在90分钟的通话中,中美两国领导人讨论了避免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竞争演变成冲突的问题。拜登与习近平通话的语气是“熟悉的”和“坦率的”,这次通话的目的不是为了达成具体协议或取得具体成就。通话中,双方同意继续通过各种方式保持经常性联系,并将指示双方工作层加紧工作,进行广泛对话。
 
10月10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领导人“应约”与美国会谈,说明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国内压力的增大,美国政府与中国沟通的意愿越来越明显。美国对中国非常重视,但其诚意和对华政策能否务实理性,有待商榷。
 
预计两国将回到国家元首外交发挥战略主导作用的轨道。
 
“这是拜登上任以来两国领导人之间的第二次通话。在两次通话的7个月里,中美之间本已紧张的双边关系继续恶化。”华尔街日报8日评论称,此次通话的背景是拜登政府正在完成对其对华政策的全面评估,基本遵循特朗普的强硬立场,寻求联合盟友共同对抗中国,但结果“喜忧参半”。路透社称,最近几个月,中美关系并没有变得“软”,两国几乎一直在进行外交对抗:3月份的阿拉斯加会谈充满火药味,7月底的天津会谈也如预期,但没有达成具体协议。
 
习近平10日在电话中指出,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采取的对华政策给中美关系造成了严重困难,不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据分析,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就中美关系发表的最新重要声明。
 
10月10日,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执行院长朱峰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过去8个月中美之间的互动释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美国应该认真面对中国的基本思路和要求。拜登政府上台后,基于政治实用主义,继承了特朗普政府时期打压中国的路线,多次触及中国底线,导致中美关系陷入新的困境。如果美国不能尊重中国提出的“两个清单”和“三条底线”所代表的基本利益,必须打压中国、与中国合作,中美关系就很难取得突破。
 
但据他分析,根据目前的消息,中美第一次通话发布,两国有望重回元首外交发挥战略引领作用的轨道。这对中美关系走出前段时间的对抗,进行探索和探索,建立理性稳定的关系模式具有重要意义,也可能成为建设性的、积极的开端。
 
两个草案传递的信号是:中美两国在双边关系的目标取向上存在明显分歧。
 
据中国外交部消息,习近平表示,在尊重彼此核心关切、妥善处理分歧的基础上,两国有关部门可以继续开展对话,推动在气候变化、疫情防控、经济复苏以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协调与合作,同时挖掘更多合作潜力,为双边关系增添更多积极因素。
 
中方发布的新闻稿还透露,拜登在通话中多次就中美关系发表重要讲话:“美国从未打算改变一个中国政策。美方愿与中方进行更多坦诚交流和建设性对话,明确双方合作重点和优先领域,避免误解、误判和意外冲突,推动美中关系重回正轨。美方期待与中方在气候变化等重要问题上加强沟通合作,形成更多共识。”
 
不过,在白宫此前发布的新闻稿中,拜登上述对华表态相对模糊。根据白宫的新闻稿,两位领导人进行了广泛的战略讨论,他们讨论了两国利益一致的领域,以及双方利益、价值观和观点不同的领域。他们同意开诚布公地讨论两个主要领域的问题。这一讨论是美国以负责任的方式管理美中竞争的持续努力的一部分。两位领导人还讨论了两国确保竞争不会演变成冲突的责任。
 
两部手稿的异同传达了什么信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常陆10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梳理中美两国的新闻稿可以发现,两国在此次通话中达成了三点共识:一是沟通对话的重要性,这是处理双方关系的基本步骤。第二,双方都表示希望中美关系回到正轨。第三,双方要多交流,共同发掘合作潜力。
 
中国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双方的草案可以看出,中美关系的目标取向存在明显差异。“中国普遍注重合作,强调互利共赢,即‘中美合作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答题’;然而,美国新闻稿强调了差异。文稿虽然不长,但有三点非常明确:一是战略讨论;二是竞争控制;第三,避免冲突。”。
 
李海东认为,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存在两个重要的内部矛盾:一是想与中国竞争,但竞争引发冲突的危险是现实的、日益强烈的,而这些危险很容易将美国拖入泥潭;另一方面,在许多全球问题上,美国没有中国的合作是无法取得成果的,但其国内政治逻辑是建立在必须削弱中国的假设之上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美国有意调整对华政策,这可能成为中美关系实现现实突破的一大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中方新闻稿提到,“将指示双方工作层加紧工作,广泛对话,为中美关系向前发展创造条件”。路透社披露的美国官员的声明中也有类似的内容。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中美恢复工作层面谈判的开始。接下来,两国可能会就气候变化、贸易战以及重大地区和国际问题进行一些实质性讨论。然而,达成共识的关键在于,美国能否不触及中国此前提出的“三条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