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30 13:06 的文章

首领下狱,成员跳船!港媒:“民阵”,一个反中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叶澜环球时报记者崔凡迪】继香港警方国安部正在调查的“教育会”落马、“工商联”爆炸后,据报道,反中乱港组织“公民人权阵线(FNL)”也将解散,最快13日就会有结果。作为反对派组织的联合平台,“民阵”在鼎盛时期几乎囊括了所有反对派成员,是“香港暴动”的真正推动者。在过去19年,它是困扰香港的重大事件背后不可或缺的一环。但现在,“FNL”走到了路的尽头——现任召集人和几位前任召集人都进了监狱,只剩下8名成员,等待它的人要么解散,要么被取缔。香港《东方日报》12日评论称,反对中国乱港的汉奸走狗可以折腾一阵,但绝不会长久。”协和会和民主阵线解散后的过去是不可能一笔勾销的,其领导人会怎样,还有待观察。".自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不少反对派团体和组织纷纷退出。不过,香港社会长期以来泛政治化,除了“教育协会”和“民主阵线”外,还有很多癌症有待清除。
 
领袖被囚禁,成员退出,还得活下去?
 
据雅虎香港新闻网等媒体12日报道,在“教育协会”10日宣布解散后,有媒体称“民主阵线”也将于本周解散。据报道,“民阵”团体成员的代表上周开会讨论“民阵”的情况。他们将于本周五再次开会,批准解散该组织的动议。
 
有港媒12日披露,上周约有10个团体出席了“FNL”临时会议,包括“教育协会”、“支援协会”和“职工会”。在简短讨论了“民阵”的困境后,大会就是否同意解散民阵进行了表决,结果大多数意见倾向于解散。然而,代表们也表示,他们将回到自己的组织进行审议。
 
报告中提到,“FNL”的顽固分子拒绝解散,并试图将其他团体绑在“战车”上,而留在“FNL”的一些成员团体早就想削减,但由于害怕挨骂,只能勉强留在“FNL”。“教育会”解散后,“民主阵线”的人处于恐慌状态,正在想办法自谋生路。
 
香港《南华早报》援引民阵一位消息人士的话说,由于民阵主要领导人被监禁,过去几个月有很多重要成员退出,因此“除了解散别无选择”。“民阵”的另一名代表也说,“很难继续生存下去”。
 
“民阵”现任召集人陈浩寰,因于上一年10月关闭非法收藏,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他还面临12项指控,预计将被监禁3至4年。前议员范国伟、区实义、岑子杰均担任“民主阵线”召集人,其中3人因组织或参与非法“初选”,现被控“阴谋颠覆国家政权”违反香港国安法。范国伟和岑子杰被拘留。范已于今年三月辞去西贡区议会议员一职,岑亦失去沙田区议会议员一职。今年4月,区实德被判处10个月监禁。
 
据《东方日报》12日报道,2019年6月,“民主阵线”成员团体有48个,现在只剩下8个。今年3月初,有外媒称“民阵”因违反国家安全法正在接受调查,可能很快会被特区政府取缔。很快,许多组织的成员相继退出民阵,包括街头工作者、ADPL、公民党、民主党等。
 
今年4月,香港警方怀疑“FNL”涉嫌违反《社团条例》,要求其解释不申请注册为社团的原因,并提交收入来源、开支等资料。由于“民阵”没有提交,当时的警察局长邓·强兵说,他不排除采取执法行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是反对派中最有影响力的组织之一。它以社会的形式运作,但没有注册,这有其自身的合法性问题。香港国安法颁布后,“民阵”进行了多次非法动员活动,如试图继续组织所谓的“七一游行”。从资金来源到政治煽动,其问题都可以作为一个法律项目来考察。
 
“解散不能抹去过去的罪行”
 
“民阵”成立于2002年,开始了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运动,2003年“七一”游行后,逐渐成为反对派的联合平台,聚集了几乎所有成员。2019年“修法风波”期间,“民阵”策动游行,暴民冲击特区政府总部,包围立法会,放火烧了港岛十多个地方。由“民阵”发起的从尖沙咀到西九龙站的游行,也演变成九龙暴动。
 
有香港媒体披露,“民阵”与外国势力勾结,破坏特区政府的施政。2013年4月,全国民主基金会(NED)在台北举办第八届少数民族青年领袖训练营,当时的民主阵线召集人杨正贤受邀参加。2019年,“民阵”致函61个外国驻港领事馆和欧盟驻港澳办事处,鼓励各国对香港发出旅游警告,公然抹黑“一国两制”。2020年12月,“民阵”与“支持联盟”和其他26个团体一起致函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要求联合国调查一些所谓的“酷刑”。
 
香港社会对香港的“民阵”乱象极为不满。日前,有市民向警方和保密局提交了信访件,要求执法部门跟进。然而,“民阵”目前的状况只是“树倒猢狲散”的形象。
 
香港教育总会副会长、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苹果日报停刊、教育协会解散后,“FRF”考虑解散,主要是担心会成为下一个执法对象。邓飞表示,“教育协会”的倒台震惊了很多人,“教育协会”是“支持联盟”和“民主阵线”背后的最大股东。“这种震撼的感觉就像看到苏联解体”。他还提醒,解散并不意味着免除刑事责任。
 
事实上,一些前“FNL”核心人士感叹,“FNL”的解散是一个意料之外的事件,在当前的社会氛围下,这是一种化整为零或保存实力的出路。不过,很多香港媒体已经表示,不能说解散就一笔勾销过去的罪行,以免受到法律制裁。“如果黑社会在犯下各种罪行后解散,会不会不被追究?”香港大律师龚静怡说。
 
这两天,针对“教育会”突然宣布解散,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不能排除部分人士销毁证据,因此敦促有关部门尽快采取行动,防止部分人士“毁尸灭迹”,企图逍遥法外。
 
下一个是谁?
 
“政治入侵专业由来已久。”据香港最新一期《亚洲周刊》报道,知名的香港记者协会已不再是专业记者的专业工会组织,而是一个向十几岁无知中学生滥发记者卡,作为街头示威护身符的政治组织。不久前,香港言语治疗师联会骨干成员被发现出版儿童绘本,诱使儿童仇视特区政府,凸显香港各种“协会”的荒谬混乱。
 
虽然“教育会”已经解散,但仍有很多假借工会的名义,继续在香港制造混乱。一些“著名”的组织值得关注,例如香港大律师公会,成立了70多年,目前由一位英国政治家担任主席。近年来,该组织多次在与香港有关的问题上挑战特区政府和中央的权威。不过,据《亚洲周刊》报道,在最新情况下,香港大律师公会已转向低调和克制。同样,香港记者协会在香港国安法颁布后变得低调起来。
 
在田看来,“教育会”和“民主阵线”自愿宣布解散,可能会为香港以前的反对派组织创造一种模式,结束他们所谓的政治使命,但他们的解散并不意味着香港民间社会中相应的职能单位被留空,因为会有相应的、更专业的组织来取代他们。
 
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今年香港还有几场重要选举尚未开始,解散这些反对派政纲或政治团体的一个积极影响是,他们对选举的干预基本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