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22 12:32 的文章

2020年国际航运外媒盘点:长期挑战频出

据《老挝时报》近日报道,过去一年,国际航运业延续了“长期乐观”的积极趋势,但同时也要应对疫情、苏伊士运河船舶堵塞、气候变化等新挑战。据海上保险公司安联环球企业与特殊风险有限公司(AGCS)近日发布的《2021安全与航运评论》显示,2020年,全球大型船舶损失保持在历史最低水平,事故数量也同比下降。
 
AGCS海事风险咨询主管拉胡尔·卡纳(Rahul Cana)表示:“航运业在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现出了巨大的韧性,这可以从贸易量的强劲增长和许多行业的复苏中看出。“远洋货轮的总损失已经连续第三年处于历史低位。当然,整个行业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船员持续短缺,供应链延迟中断的担忧日益加剧,各国严格的疫情防控和环保要求,给船东和船员带来了相当大的风险。”
 
AGCS的研究分析报告记录了2020年发生的货物损失超过100吨或人员伤亡的海上事故。据统计,2020年全球共损失大型船舶49艘,接近去年(48艘),是本世纪初以来的第二低。在过去的10年里,全球损失了870多艘大型船只,平均每年损失87艘。与2011年的98艘相比,10年间船舶年损失下降了50%。2020年,航运事故数量也从上年的2818起下降至2703起,同比下降约4%。
 
根据AGCS报告,从中国南海到印度支那半岛的亚洲海域,印尼和菲律宾仍然是事故多发区。2020年,该地区共损失船舶16艘,约占全球总数的三分之一,事故数量也同比增加。此外,还有一些数据值得关注。例如,2020年损失的船舶中,货轮(18艘)占三分之一以上,占过去10年总损失的40%。沉船是去年船舶损失的主要原因,占总数的一半。机械损坏/故障是全球航运事故的主要原因,占40%。
 
流行因素
 
尽管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但其对海上贸易的影响并不像最初担心的那样。在2020年全球海运贸易略有下降后,今年有望超过前两年的水平。然而,由于疫情持续,这种复苏显然是不稳定的,由此带来的港口延误、运力拥堵和集装箱短缺等问题仍然非常严重。2021年6月,在全球主要港口之外,估计有创纪录的300艘货轮在排队装卸。自2019年以来,集装箱船等待港口泊位的时间增加了一倍多。
 
船员恶劣的工作条件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不断损害前者的健康和福祉。由于疫情,无法登陆,截至2021年3月,约20万名海员被迫留在船上。长时间在海上漂流会导致精神疲劳甚至误判,埋下安全隐患。事实上,由于船员的长期服务,已经发生了一些运输事故。
 
从长远来看,不仅正常的海员培训过程被中断,而且恶劣的工作条件也会让行业更难吸引新人加入。随着国际贸易的反弹,未来船员短缺将进一步加剧。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员来源国之一。随着新冠肺炎感染率的上升,包括新加波、港、中、英在内的一些国家和地区明确禁止来自印度的船只和船员进入港口,其船只不允许停靠印度港口。印度的主要港口一直是欧洲、非洲和亚洲之间海上贸易的重要中转站。
 
到目前为止,虽然疫情直接造成的海事索赔金额有限,但并不意味着行业损失小。“总的来说,海事索赔的数量并没有减少,由于海上备件的制造和交付延迟,以及货舱的过度堆放和挤压,船体寿命缩短和机械故障索赔造成的成本一直在增加,”AGCS船舶业务总监Jatus Heinlick说,“与打捞(沉船和货物)和船舶维护相关的成本也在增加。”
 
船越大,风险越高。
 
2021年3月,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之一“长慈”号堵塞了苏伊士运河,引发了一场世界性的海上危机。这样的事故未来恐怕会越来越多,因为随着航运公司越来越追求规模经济和燃油效率,船舶的吨位也越来越大。目前最大的集装箱船可以装载20英尺长的20000个标准集装箱,其对应的订单量已经超过24000个集装箱。全球集装箱船的运力在50年里增长了15倍,仅在过去15年里就增长了一倍多,但仍然不够。
 
“巨型货轮有自己独特的风险。一旦发生事故,救援反应将是复杂和昂贵的。尽管通往现有主要港口的通道被挖得很深,泊位和码头不断扩大以容纳大型船只,但港口容量基本保持不变。因此,对于超大型集装箱船来说,一个小小的错误可能会变成一场灾难,”AGCS高级海事风险顾问尼廷·查普拉说。
 
他以“长慈”号为例分析,如果船不能脱困,用专门的起重机卸下船上的1.8万个集装箱需要很长时间。2019年,载有4000多辆汽车的大型滚装船“广金”号在美国海域倾覆,清理善后工作耗时一年半,耗资数亿美元。
 
近年来,大型船舶火灾数量也大幅增加。仅在2019年,就发生了创纪录的40起与货物有关的火灾。2020年,造成船舶损失的火灾爆炸事故数量累计10次,也创下4年新高。火灾通常源于集装箱,原因可能是危险货物(如化学品和电池)未申报或申报错误。一旦发生误报警,这些物品可能会被不当包装和存放在船上,从而引发火灾,使预防和灭火工作更加复杂和困难。由于集装箱火灾容易失控,出于安全考虑,船员通常会自愿弃船,导致损失进一步增加。
 
2020年,海运集装箱损失也将大幅增加,总数超过3000个。这种情况今年没有改善,不仅扰乱了全球供应链,还带来了潜在的污染和航行风险。相关的损失数字可能是七年来最糟糕的。更大的船只、更极端的天气、飙升的运费、虚假申报的货物重量(超重可能导致集装箱堆倒塌)以及对消费品的需求激增,都可能导致集装箱损失的持续增加。
 
海盗、黑客和环境保护。
 
2020年,全球海盗最猖獗的地区是几内亚湾,在22次袭击中有130名船员被绑架,占全球总数的95%以上。令人不安的是,海盗“狩猎”的范围越来越广,有些事件甚至距离海岸370多公里。此外,疫情也可能促使更多的人去冒险,就像曾经身处险境的索马里海盗一样。
 
《AGCS报告》还指出,全球四大航运公司都遭到了黑客攻击。人们有理由担心关键的海上基础设施,尤其是高度自动化的港口和大型船只,可能会受到网络攻击。随着国际社会对气候变化的共识,航运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AGSC高级或风险顾问安德鲁·金赛(Andrew Kinsey)表示:“如果该行业想要实现既定的、具有挑战性的目标,就必须增加对科学研究的投资,因为现有的船队和技术无法使其达到国际海事组织提出的到2050年减排50%的目标,更不用说各国政府正在讨论的更雄心勃勃的目标了。”。
 
2020年,全球货船燃料硫含量上限将进一步降低。新标准实施后,预计船舶有害硫氧化物排放将减少77%。AGSC收到了几起与洗涤器相关的机械损坏索赔,洗涤器的功能是从船用燃料废气中去除有害的硫氧化物。
 
保险公司还发现,一些机械损坏是由于在船只上使用所谓的“混合低硫燃料”造成的。最初,许多航空公司在疫情期间关闭,因此它们廉价出售航空燃料,并将其用于生产混合低硫船用燃料。但是这种燃料燃点低,容易引发火灾,给航运安全带来很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