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8 14:23 的文章

改名字求运气,找个高人来抢这个傲慢的堂官终

“我以前去过‘高仁’,他说我的生活中会有‘抢劫’,但他会帮我解决……”被宣布保留后,宁夏回族自治区审计厅原厅长尹全洲双手合十,喃喃道。
 
8月1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详细披露了尹全洲严重违纪违法的情况,称其不仅集资500多万元,还以1300万元公款为资本,带领亲属成立公司,但两次被骗。
 
 
14年!宁夏审计厅原厅长尹全洲犯受贿罪,
尹全洲原名尹玉斌,早年因痴迷于“五行缺水”的封建迷信而改名为尹全洲。
 
1966年11月出生于山东德州,早年在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工作。“我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很早就意识到生活的艰辛。感谢党和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我有幸成为改革开放的春风的一名大学生。”
 
通过勤学苦练,尹全洲一步步成长为经济学博士、博士后,并在专业领域取得一定成就,成为领导和同事口中的专家型人才,33岁、35岁、40岁分别晋升为主任级、副部级、正部级。其中,2005年9月任自治区金融办主任,2013年1月任审计署署长。
 
有媒体援引2008年金融办一位工作人员的话说,尹全洲上任以来,已经办理了500多份政府领导和相关部门的批件。以此计算,尹全洲近三年平均每两天办理一次审批文件,包括休息日,都是敏感的金融业务。
 
尹泉州案宣判现场
然而,随着地位的提升和权力的增加,尹全洲的不配越来越明显。他狂妄地认为自治区金融办离不开他,逐渐变得傲慢专横。
 
尹全洲以改革的名义,将小额贷款公司的审批权和设定存款期限的权力交给了金融办。在他的控制和操纵下,自治区金融办批准了一家“价值一千块钱”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批准文件,“不把钱寄给尹全洲就办不了小额贷款公司”成了当地市场的热门八卦。
 
除了争权夺利,尹全洲还想尽办法经营关系,为自己赚取政治资本。他利用推动工作的理由,想方设法、找机会给予指示,将上级对自治区财政工作的几项指示整理成两份复印件,适时向他人展示。
 
2013年,尹全洲调任审计署后,为了标榜自己,发表了一篇关于诚信的文章。然而,在他发表文章后不久,他在自己的社区附近收到了100万元的一次性现金贿赂。
 
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4年,尹全洲先后收受他人财物共计534.5万元。此外,他还挪用公款1300万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
 
《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他用这1300万元公款作为个人投资资本,带领亲戚开公司,玩“借鸡下蛋”的资本运作,结果被骗了两次——
 
尹全洲利用侄女与妻子、弟弟的小额贷款公司为平台,向银行、商户借款数千万元,并提高利率将资金借给专业贷款人金,金突然“化为乌有”;
 
尹全洲将注意力转向山东某地方的旅游房地产开发项目,继续向他人借钱,介绍老板为项目拉投资,还以借款的名义投资了他人要求的200万元,但万万没想到项目经营者在做空项目资金后就跑了...
 
2017年,尹全洲被自治区纪委约谈后,感觉自己离危险不远了。为了“躲”,他想尽一切办法从宁夏调到北京央企工作,然后辞去公职下海经商。
 
他还专程去五台山拜佛要钱。2019年1月,他因为担心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被曝光,前往河北某地方向“老人”讨教,以求“发大财”。
 
事实上,殷全洲早在担任自治区财政厅厅长、审计局局长时,就热衷于迷信活动,曾前往甘肃崆峒山、青岛崂山、四川青城山等地寺庙烧香拜佛升官、求财、求平安。
 
尹泉州案宣判现场
但是,辞职并不是腐败的“豁免金牌”。2020年4月26日,尹全洲被拘留。这时,他仍然没有悔改,但他傲慢而丑陋——
 
它不仅不符合拘留场所的纪律规定,而且还与采访者对峙,给常驻工作人员制造困难。有时暴怒,有时沉默,有时装腔作势,有时装傻。原来,尹全洲以为自己有“上级的加持”,只要他扛过去就没事。
 
因此,尹全洲于2020年10月被开除党籍,12月在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2021年1月,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他提出上诉后,2021年7月,自治区高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重新学习党章和自我反省后,尹全洲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为有多可笑。嘴里的上级救不了他,反而让他越陷越深,陷入了违纪的泥潭。“我嫉妒组织的培养。这一桩违反法纪的事,让我心里直打颤。我觉得我是一只毁灭国家、毁灭家园的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