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8 14:23 的文章

“喀布尔时刻”凸显拜登政府三重失败

16日,美国总统拜登承认阿富汗局势恶化速度超出美国预期,但他更多地指责阿富汗政府和上届美国政府,并坚称从阿富汗撤军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正确决定。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主张撤军,部分原因是他顺应民意,履行了承诺。他曾多次宣布,他将与盟友一起安全有序地撤离。然而,这种“灾难性”的撤军政策导致塔利班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美国从越南撤军时重蹈“西贡时刻”的覆辙,凸显出拜登政府在内政和外交上的三重失败。
 
失败1:引发国内批评
 
尽管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支持美国结束阿富汗战争,但塔利班迅速击败阿富汗政府的事实,却引起了美国舆论、专家学者和部分共和党议员对拜登撤军政策的猛烈抨击。据美国媒体报道,15日,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白宫外,有人挥舞着“美国背叛了我们”的标语。“拜登背叛阿富汗与耻辱共存”“拜登投降阿富汗”等头条出现在大量主流媒体报道中。
 
甚至一些支持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分析人士也批评拜登政府。美国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总裁、国际政治学者伊恩·布雷默(Ian Bremer)指出,情报工作不力、几乎零计划、与盟友缺乏协调、沟通策略不佳,都表明撤军在执行层面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共和党人正在利用阿富汗局势全面解雇拜登。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说,这是拜登总统任期内的一个污点。《华盛顿邮报》统计了共和党人攻击拜登的四个论点:拜登对此负有责任,拜登未能预见或准备局势的变化,失败的撤军让美国更加不安全,在戴维营的拜登对此事漠不关心。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阿富汗问题专家迈克尔·库格尔曼(Michael Kugelman)指出,拜登之所以主张撤军,部分原因是公众支持,但目前的形势让他受到了舆论的攻击,他很可能在国内政治上付出了代价。
 
失败二:盟友极度失望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方式也让其盟友极度失望。据美国媒体报道,盟友抱怨称,美国没有与他们就撤军问题进行充分谈判,这可能会威胁到所有国家的安全利益,这违反了拜登政府此前的承诺。
 
英国议会下院国防委员会主席托比亚斯·埃尔伍德批评拜登高调宣布“美国回归”。“这是一种讽刺。当我们被一个只配备火箭筒、地雷和步枪的叛乱组织打败时,你为什么说‘美国回来了’?”
 
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13日直言,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是一个“错误”,整个国际社会可能要为此承担后果。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16日也表示,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并不成功。
 
德国外交关系协会主任凯瑟琳·克鲁弗·阿什布鲁克(Catherine Cluver Ashbrook)表示,美国撤军的方式让其盟友感到被背叛。她说,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多次强调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重要性,但撤军表明美国只是口头上敷衍了事,他们仍然坚持欧洲盟友应该与美国的优先事项保持一致。
 
美国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高级国防分析师德雷克·格罗斯曼(Drake Grossman)表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和伙伴也会指责美国仓促撤军,将自身利益置于阿富汗之上。他认为,拜登政府的“基于价值观的外交政策”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直言,美国的战略和道德失败将加深盟友和对手对美国可靠性的怀疑。
 
失败3:重复历史错误
 
《纽约时报》在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中称,拜登目睹了美国人员在1975年就职后不久就匆忙撤离西贡。拜登身边的助手表示,象征美国战略失败的画面长期困扰着拜登,但在拜登自己的决定下,类似的场景再次成为现实。
 
 
似曾相识的事情还有很多。一年多前曝光的“阿富汗文件”指出,美国政府和军方长期以来在阿富汗战争问题上故意误导公众,隐瞒战争失败的现实,通过篡改数据制造美国正在赢得战争的假象,这与半个多世纪前美国政府向公众隐瞒越南战争真相的“五角大楼文件”完全一样。
 
美国前国防部长帕内塔表示,美国从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战争中吸取的教训是,要有明确的任务目标、实现目标的战略以及相应的结束战略。“不幸的是,我们从未在阿富汗实践过这些原则。”
 
帕内塔将撤军导致的阿富汗政府垮台比作60年前美国入侵古巴时的“猪湾事件”。他说,这两个事件发展迅速,总统认为一切都会好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希望拜登能像当时的肯尼迪总统一样为失败承担责任。
 
曾在阿富汗服役的美国智库昆西负责任治理研究所研究员亚当·温斯坦(Adam Weinstein)表示,美国真正的失败在于其长期以来的误解,即有效的治理可以通过武力来推动。军事干预后的混乱和撤军后的混乱都源于同一个根本错误——美国认为军事力量可以用来实现被占领国家的永久社会和政治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