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10-10 20:05 的文章

金融科技发展带来的五大新挑战!易纲:积极应对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在国际清算银行(BIS)大型科技公司监管国际会议上表示,在技术进步的推动下,中国金融科技蓬勃发展。
 
易纲表示,“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也给中国监管部门带来了新的挑战。”
 
1.无证或者超范围从事金融业务;
 
二是支付业务存在违规行为;
 
第三,通过垄断地位进行不正当竞争。
 
四是威胁个人隐私和信息安全;
 
第五,挑战传统银行业务模式和竞争力。
 
“平台公司自然具有‘赢家通吃’的属性,可能导致市场垄断,降低创新效率。”易纲表示,国内部分平台公司通过交叉补贴等手段抢占市场,获得市场主导权后实施排他性政策,如排除竞争对手进入平台并提供服务,二维码支付业务仅支持科技集团内部相关APP扫码支付。
 
“未来,我们将发挥好反垄断部门的监管作用,遏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积极应对算法歧视等新的垄断问题。”易纲说。
 
以下是原话:
 
易纲:中国大型科技公司的监管实践。
 
——在国际清算银行大型科技公司监管国际会议上的讲话。
 
(2021年10月7日)
 
感谢奥古斯丁的邀请。很高兴出席本次BIS大型科技公司监管国际会议,借此机会与大家分享中国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监管实践。
 
1.在技术进步的推动下,中国金融科技蓬勃发展。
 
近年来,人工智能(A)、大数据(B)、云计算(C)、分布式会计(D)、电子商务等新兴技术逐渐与金融业务融合,加速了金融创新,催生了移动支付、在线信贷、智能投资等新业态。中国有近10亿互联网用户,为金融科技的应用奠定了基础。2019年,87%的中国消费者使用了金融科技。截至2020年底,全球平台公司20强中,中资企业已占据5席。
 
中国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和创新降低了金融服务的成本。在大型科技公司的带动下,中国移动支付发展迅速,目前渗透率已达86%。二维码支付的广泛应用使得商家无需购买承兑终端等设备,大大提高了支付及时性,降低了交易成本。我国移动支付和线上支付费率均不超过0.6%,用户在使用电子支付工具收款时还可以享受定制化金融产品。
 
金融科技也提高了中国金融服务的效率。中国互联网平台公司创造性地在电子商务交易中提供担保,促进在线消费的快速发展。2020年,中国网络零售额将达到12万亿元,同比增长11%。互联网平台公司在开展互联网消费信贷和微商贷款的过程中,利用大数据技术对用户进行“画像”,对违约概率的估计更加精准,在将违约概率维持在较低水平的同时,提高了融资效率。
 
金融科技的发展也有效助力普惠金融。我国大型科技公司在业务拓展过程中,客观上使偏远地区、中小企业和普通家庭获得了更多的金融服务,提高了资金配置效率,促进了经济发展。随着数字技术的赋能,审批、风险控制等整个信贷流程可以数字化、线上化,减少了对抵押物的依赖,更好地满足了小微企业“少、频、急”的融资需求。截至今年7月底,普惠小额贷款支持小微企业主体超过3800万户,有效促进了就业。全国扶贫小额贷款累计超过7100亿元,总体上是可持续的。
 
第二,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也给我国监管部门带来了新的挑战。
 
1.无证或者超范围从事金融业务。进行电子商务、支付、搜索等各种服务时。,中国头部平台公司获取用户身份、账户、交易、消费、社交等海量信息,进而识别判断个人信用状况,以“助贷”名义与金融机构合作开展信贷业务,相当于私自开展个人信用信息业务。头部平台公司在同一平台下提供理财、信贷、保险等金融服务,加大了金融风险跨产品、跨市场传染的可能性。
 
二是支付业务存在违规行为。过去,中国平台公司旗下的支付机构可以分别与数百家商业银行连接并开立账户,这带来了结算的终局性问题,甚至引发了系统性风险。部分平台公司将客户存放的备付金违规投资于各类金融资产。平台还在支付环节嵌入“鲜花”“贷款”等信贷业务,误导消费者。
 
第三,通过垄断地位进行不正当竞争。平台自然具有“赢家通吃”的属性,可能导致市场垄断,降低创新效率。国内一些平台公司通过交叉补贴等方式抢占市场。,并在获得市场支配地位后实施排他性政策,如排除竞争对手进入平台并提供服务,二维码支付服务仅支持科技集团内部相关APP扫描支付等。
 
第四,威胁个人隐私和信息安全。为了获得平台公司的金融服务,中国消费者往往需要向他们提供个人信息。大型平台公司过度收集甚至滥用消费者信息,不利于消费者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
 
第五,挑战传统银行业务模式和竞争力。一方面,中国商业银行在服务场景和渠道、客户信息和资本等方面具有显著的传统竞争优势。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各种创新产品的快速发展对此提出了挑战,加速了银行存款的分流,但并未纳入相应的监管。另一方面,我国中小银行约有4000家,资源有限,只能依靠大型科技公司提供的技术和平台进行客户维护、信用分析和风险控制,可能会削弱客户获取能力和产品竞争力。
 
第三,中国对大型金融科技公司的监管回应。
 
为应对上述挑战,我国不断弥补监管体系的“短板”,相继出台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措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始终坚持以下三个理念:一是始终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支持民营经济、互联网经济、数字经济健康发展。二是不断增强政策透明度和可预见性,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隐私,促进公平竞争。三是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方向,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加强数字领域科技创新国际合作。
 
相关措施体现在以下三个监管实践中:第一,作为持牌行业,金融必须持牌。第二,建立适当的防火墙,避免金融风险跨部门、跨行业蔓延。三是断开金融信息与商业信息的不当连接,防止“数据-网络效应-金融业务”的闭环效应造成垄断。
 
在支付业务方面,2016年,中国人民银行要求切断支付机构与商业银行的“两两直连”,以增强支付交易的透明度。跨商业银行清算必须通过央行的基础设施来完成。去年底以来,金融监管部门要求在其平台上断开支付工具与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让支付业务回归本源。今后,我们将继续加强支付领域的监管。
 
在审慎监管方面,2020年9月,我们建立了金融控股公司管理制度,要求从事金融业务的平台公司依法设立金融控股公司,将集团内所有从事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活动的机构纳入金融控制公司监管。这有利于落实金融业务与科技服务分离的要求。下一步,实施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实施并表管理,规范关联交易,加强审慎监管。
 
金融业务必须获得许可。平台公司开展金融业务应遵循“同业务、同监管”的原则。人民银行要求平台公司彻底剥离个人征信相关业务,通过持牌个人征信机构向金融机构提供信用信息服务,将信息垄断转化为信息共享。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完善相关制度,实施个人征信等金融服务的特许经营。
 
在加强反垄断监管、维护公平竞争秩序方面,2021年我国发布了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针对平台公司在支付领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推动大型互联网平台公司开放封闭场景,在支付方式上给予消费者更多选择,从而为中小企业创造发展空间。今后将与反垄断部门共同发挥好监管作用,遏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积极应对算法歧视等新的垄断问题。
 
在加强数据保护、维护消费者权益方面,2016年以来,我国先后颁布了《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并开始对信息收集和“霸王条款”进行管控,督促金融机构严格按照合法、正当、最小必要的原则收集、使用和保存用户信息,充分维护个人隐私和消费者知情权、同意权、异议权、投诉权等合法权益。中国人民银行刚刚发布《信用信息业务管理办法》,规范了信用信息领域个人信息保护和信息主体合法权益保护。下一步,我们将在保障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的前提下,探索实现更精准的数据确认、更便捷的数据交易和更合理的数据使用,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科技创新能力。
 
当前,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正在对经济社会发展、生产生活方式、全球治理体系产生深刻影响。数字经济时代,金融与技术融合是全球趋势,技术向善是人类共享未来共同体的内在要求。如何在提高金融业创新能力的同时防范负面影响,是各国面临的共同挑战。我们愿积极参与数字国际规则制定,进一步加强与BIS等国际组织和国家在反垄断、加强金融监管、加强数据保护、保护消费者权益等方面的合作,坚持科技伦理,真正做到保护公平、促进创新,理性界定数字产权,实现包容性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