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9-13 08:52 的文章

在“双减”下,家长向教培机构退费遇到困难。

王静是北京一名8岁小学生的家长。这几天,她遇到了一个烦恼:孩子参加的网络英语培训班无法继续下去,她想退费,但遇到了很多困难。
 
“我们报名少儿英语课程的时候,买了200多个课时,现在还剩70多个课时。我想问公司能不能退费,反正联系不上。”王静说。
 
今年8月,《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政策”)正式通过,给中小学生的学习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然而,受到冲击的教培机构却让家长们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退费漩涡”。
 
父母退款水平遭遇机构惯例。
 
根据“双减”政策,严禁机构聘请外国人出国开展培训活动,不少以外教为主的在线英语培训机构受到冲击。
 
“我担心他们会逃跑,直接去他们公司。”王晶的孩子上课的机构叫伴鱼英语,是一家在线外教一对一教学模式的培训机构。8月底的一天,王晶一气之下决定来北京朝阳区公司总部。
 
“我到的时候,一个自称是销售经理的人告诉我,因为我有免费的课时和打折活动,退款只能以课程的总价减去原来的单价为基础。我算了一下,原价是150个班,平均算下来,我相当于90元一个班。这样,我就没有费用可以退了。”王静告诉《中青日报》和《中青》记者。另一位维护自己权益的家长之前已经交了近2万元的学费,没有上过课。但公司表示要么一次性退50%,要么一年退70%,理由是为了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营。
 
于是,王晶要求见公司的上级领导,但负责人说,不管遇到谁,答案都是一样的。
 
王晶表示,此人没有谈判的余地,拿不出有公章的黑白退款制度。所以她选择报警。“警察来了之后,我们说明了情况。警察建议我打消费者权益保护电话。后来12315宣讲委员会给了我答复,我还没收到。”
 
王晶的经历不是个案。8月17日,在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教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毅表示,针对全市深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六大举措中的收费监管问题,调查发现,现阶段矛盾冲突最集中的点无疑是“退费难”。在一些小型教培机构,家长找不到机构和老师,有的机构以各种借口拒绝退费,有的则变相减少课时。
 
老板跑路,机构破产,教培机构老师的工资也拿不到。
 
“自6月下旬以来,公司一直拖欠工资,而到了承诺的8月27日,所有的工资都没有支付。校园的校长兼财务给老板打电话,却发现老板失联了。所以我们在8月28日把学校的情况通知了家长。”来自成都爱北思金牛五块石校区的高说。
 
Ebes官网显示,Ebes专注于提高3至16岁青少年的素质。公司成立于2014年,2018年覆盖四川所有地级市,2020年在陕西、云南、湖北开设校区,共有100个直营校区。
 
此前,针对老板跑路等消息,爱贝思发布特别声明,称将保留对虚假信息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但8月28日,其公开声称集团实际控制人谢龙失联。一位家长说:“我申请了160课时,但还没上过课。后来我们去机构联系了老师。机构的门是锁着的,老师说老板跑了,大家一起维权。”
 
有很多问题。其他机构不能完全接受剩余课时。
 
在“双减”的背景下,很多无法继续经营的培训机构都拒绝退费,涉及人数多、金额高。有些机构承诺转到其他机构继续上课,但很多家长并不买账。
 
来自深圳的陈女士和毕女士已经为他们的孩子报名了游戏英语课程。毕告诉记者,截至9月1日,该培训机构的法人已经丢失,社区工作人员反映无法联系到警方。
 
“我这边还剩下167节课。”陈女士说:“我们校园大约有160个孩子。父母损失2万多元,还不到5000元。”
 
此前,该培训机构使用的微信官方账号为深圳市裕裕裕益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经企业调查,8月17日该公司经营状态变更为注销,但家长表示,直到8月27日,该机构微信群中还有老师发出打卡。毕女士说,8月28日,学校销售通知公司破产,并说服家长将剩余课时转到其他培训机构。
 
然而,一些“接管”机构最多接受40课时,而另一些机构则必须为每节课支付60元的材料费用。如果转到这些机构,课程必须在六个月内完成,不允许请假,会扣除课时。“换班有很多不合理的条款,我们当然不接受。”陈女士说,“我们之前自己报过美术班,所以不需要这些课,而且这些地方都很远。”
 
而且转学还需要签订三方协议。家长担心转让协议的法律效力,担心新机构再次出走。
 
“我从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目前约有158名家长遭受损失,涉及金额超过140万元。这些钱是100多位早出晚归的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在此之前,有几十位家长去了政府分配到社区的深圳市南山区委员会,8月30日金额还在统计中。很多家长去公安局报案,还没有立案。现在父母准备找律师起诉。”毕女士说。
 
“我为孩子报名了ABC360外教在线直播课。目前课程剩余金额约1.7万元,但课程于8月10日被强行取消。”北京的贾女士说。
 
据了解,此次ABC360外教在线直播课属于杭州丹悦科技有限公司,8月26日,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微信官方账号发布警示通报称,杭州丹悦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2021年8月25日被公安滨江分局刑事拘留。当天,该公司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表示将改为向用户提供其他机构的课程。
 
贾女士说,由于机构倒闭,费用无法退还,公司为家长提供了其他替代课程,这不是合理的处理方式。“以前是外教在线直播,现在是录播课,价值不对等,属于其他机构,所以老师不为我们服务。我们父母的上诉是退款。"
 
课程缩水,家长只能吃“哑巴亏”。
 
如今,许多培训机构的运营或多或少受到影响。即使老板不跑路,机构正常开班,服务时不时“打折”。
 
来自北京的杨青有一个女儿,她上小学二年级。现在,女儿已经在一家大型知名培训机构上了两年多的英语课。
 
“我们选择的培训机构是中国最大的培训机构之一。即使在疫情最困难的时候,机构也转向了网上上课,坚持到现在也不容易。”杨青说。
 
然而,不久前,杨青收到班主任的微信:“因为政策原因,外教不能在事业单位上课,所以我们以后不能上外教的课。帮我们把外教班转换成语文教学班,外教班一个班就转换成语文教学班。可以吗?"
 
“起初,我们报名参加这个英语班是因为有超过20%的外教。现在,告诉我们我们已经切断了它,没有任何补偿,这是不合理的。毕竟外教和中教在收费标准和教学成本上肯定是不一样的,就是折算,不能直接1比1折算。”杨青向班主任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杨青说,虽然班主任发的微信看起来是“征求意见”,但当他提出异议时,班主任没有协商的余地,并表示:“这次外教上课不是因为体制转型而停课,而是因为国家政策的硬性要求,所以不是违约,不能赔偿。”
 
杨青说:“说实话,孩子们上学这么久,已经习惯了这种教学模式。作为父母,他们不能简单地要求退款并换到另一个机构。现在培训市场不景气,换个机构可能不如这个。但经历了这些,我的心总是在愤怒。”
 
“因为政策调整,培训机构产生的费用要由家长承担。这合理吗?”杨青说。
 
针对目前家长退费维权难的问题,很多相关部门开始行动起来。
 
8月5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通过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教育培训机构管理局收到的退费纠纷数量仍处于较高水平,并提醒消费者在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要注意查看培训机构是否取得了教委或社保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我不听也不相信培训机构营销人员对培训效果做出的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承诺。此外,消费者在签订培训合同时,应仔细检查合同中关于退费的相关条款是否与培训机构营销人员的承诺一致。如果不一致,对方拒绝修改,建议慎重选择。
 
8月30日,在教育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一级巡视员胡表示,在一些地区,不仅在“双减”政策出台前,而且在培训机构治理过程中,退费难,甚至带着钱跑了。
 
“对于这些问题,特别是虚假宣传、退费难等问题,家长可以向‘双减’管理监督平台举报,也可以向当地职能部门举报。我们还将及时发布支付风险提示,提醒家长不要预付逾期培训费、地方虚假宣传和支付折扣陷阱。我们会监督那些严重危害父母权益的问题的上市,比如跑钱。”对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