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9-13 08:51 的文章

只有一部不流量,保持初心的好剧,才能选对人

像刘奕君(《横扫黑风暴》)、热依扎(《宁敏镇》)和张万一(《觉醒时代》)这样的演员因其角色而成为众所周知的“合适人选”。制图:李杰
 
《横扫黑风暴》已经在多个平台关闭。过去一个月左右,演技在这部重大现实主义剧引发的话题中占据了很大的篇幅。除了早已被观众熟知的“实力派”之外,“梁潇武”这个曾经陌生的名字被频繁提及,单个话题的“梁潇武演技”阅读量更是高达2.5亿。随着剧中反派孙兴的成功刻画,在业内摸爬滚打了17年的演员终于走红。
 
因为一部爆款剧《一夜出圈》,观众认识“宝藏演员”是因为一个角色——一个类似的句式,这也适用于《宁敏镇》中饰演的白,饰演麦苗的黄尧,以及《觉醒年代》中太多优秀的演员,包括、、、曹磊。他们的“出圈前的Eve”不一样,包括最近刚入行的年轻人,成名后然后沉寂的中生代,还有积累了大量作品,总是“演得比人好”的资深演艺学校。但同样的是,他们曾经与“流量”无关,但现在却因为角色而深入人心,成为了被观众熟知的“对的人”。
 
不可否认,在每天都在上演的新剧竞争环境中,有些剧方根据市场导向选择选角,认为“选流量就能锁定流量”。然而,越来越多的主旋律爆款和现实题材精品店反复验证了创作的黄金法则:不仅是流量,保持初心的好剧都能选对人;坚定不移地追求艺术理想,用匠心凝聚的正能量会引来一大片流量。
 
在一个正直的选角逻辑中,一切都从角色开始。
 
《觉醒年代》可能是2021年最有意义的长尾效应电视剧。它在年轻人中获得了粉丝,在90后和00后的社交圈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这种情况恐怕在2019年这部剧拍完的时候是无法想象的。毕竟在一些流量导向的评估语境下,是“回归市场”:不仅题材重,剧组里除了于和伟,没有能“扛观众”的人。◆翻到第四版(续第一版)。
 
但这一“回市”工作完成了市场反击。用什么?为了重演《觉醒年代》的创作过程,编剧龙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用7年时间打磨并获得了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剧本。导演张永新“不惜任何代价”追求场景和细节的真实,细致的拍摄经得起挑剔的眼光。但电视剧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如果没有有心的表演,一场保持本心、铸就匠心的接力注定无法推进。幸运的是,《觉醒时代》的团队从未忘记他们为什么开始。张永新说:“先贤的思想之光洒在前进的道路上,指引着我们正气凛然,创造正气,拍摄中国人民正气昂扬的精神风貌。"
 
在一个正直的选角逻辑中,一切都从角色开始。找到最接近角色的演员,考虑他们的互动,把他们整体调度到同一个表演系统。很多历史原型人物只是剧中的同学和少年。从某个角度来说,谁演《新青年》决定了这部剧的半边天。
 
以陈延年的选角为例。当张万一去试镜时,几乎没有著名的、流畅的、尖叫的作品。那一天,正是他眼中的干净纯洁,超越年龄的沉稳坚韧,让导演从他身上看到了符合陈延年的性格特征。同时,他收起了某大学表演系的录取通知书,复读了一年,获得了自己理想中的北京电影学院的学习经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一些勇气和信心。于是,剧中出现了大量与陈独秀演对手戏的角色,都交付给了这个向往戏剧的年轻人。之后,观众知道了,这位曾经默默无闻的90后演员在《觉醒年代》中熠熠生辉。在屏幕上,陈延年大方地回过头去,眼神坚定而平静。于是,革命先烈们从历史书上生动地走进了观众的心里。
 
宁敏镇的选角也有类似的轨迹。不言而喻,张嘉译和尤永志是两位演技精湛的演员。他们换上旧衣服,卷起裤子。他们是中国西北黄土地上饱经风霜的老人。郭京飞、黄轩和热依扎过去的作品令人安心期待。在这部关于扶贫的群戏中,真正的惊喜来自于白麦苗和马德保这两个角色。观众被他们一起在西北山区吃油饼的纯真所感动,爱着他们那能吃苦、能挫折的奋斗青春,欣赏着他们毫不犹豫的坚毅爱情。
 
黄尧,1994年出生,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先后出演了三部电影。第三部《飞越春天》在2019年春天获得了不错的口碑,但票房惨淡。然而,影片中那个能在沉默中用眼神传达内心对爱的渴望的女孩,却让黄瑶进入了宁敏镇选角团队的视野。白比较年轻,履历也不成熟。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后,他只在网剧剧组待过两次。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当2020年的疫情导致许多船员停止工作时,95后就成了外卖。他把骑电动车体验另一种生活的经历和在火车上观察各种乘客的习惯,看作是表演的积累。进组当天,导演孔胜不仅从镜头里看到了这张“白纸”,还和他聊了很久。年轻人对表演的纯粹和热爱,以及对什么是奋斗人生的理解,为他赢得了这个被大众看到的机会。
 
他们的“成名之路”显然刻着一步一个脚印。
 
在一些网友眼中,有些演员因为爆剧而“一夜成名”。然而,“一夜成名”的表象背后并没有捷径。他们所有的成功都可以追溯,追求艺术理想道路上的每一步都清晰可见。
 
出生于1955年的马少骅,如今被年轻网友亲切地称为“蔡公”“校长”。在《觉醒年代》中,他诠释了蔡元培的儒雅、诚下士、求同存异的君子风范、抵御外族土司的气节等立体而深入的待人之道。年轻人震惊地发现了“宝藏”,但纵观马少骅过去的作品,如《走向共和》、《汉武帝》、《辛亥革命》、《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等。,每一部都是实景剧。在《面对面》的《觉醒年代》剧组中,平心而论,饰演孙中山和邓小平的老演员在外貌上与蔡元培的原型有一定的差距。弥补不相似之处。在做案头工作时,马少骅反复思考新文化运动时期知识分子的言行。他无数次练习看似简单的鞠躬动作,直到他正确地掌握了眼睛的方向和身体的角度。
 
今年四十出头,曹磊出演了很多影视作品,但优秀的不多。直到这次饰演鲁迅,他才迎来了演艺生涯的高光时刻,被观众誉为“最佳影视版”。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光靠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远远不足以演好一个冷眼看着万千人的角色。第一,曹磊“身材走样”。原型人物经常抽烟。他不抽烟,但他试图把指甲熏黄。他不仅准备了一双会抽烟的手,还在入团前,演员们长期抄袭鲁迅的文字,希望抓住野草的魅力。形神兼备之后,他又继续了解鲁迅内心的挣扎、压抑和挣扎。有一个写剧本的场景,剧本被安排写在桌子上,演员们代替了角色,认为这不足以表现出兴奋,于是要求导演让他在地上写。写作时,他失去了理智,流下了眼泪。回顾那一幕,曹磊说那是发自心底的自然流露,“作为演员的快乐时刻”。
 
1985年后,吴在中央民族学院学习作曲。19岁时,他意外出演了儿童电影《没有音乐的舞蹈》,这部电影为他开启了当演员的大门。他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人,也不是很骄傲。他很清楚演戏是唯一的出路。抓住每一个机会,每天学习和打磨演技。这个学音乐想组建乐队的非专业学生,践行了“没有小角色,只有小人物”的演员信条,迎来了观众认可的角色。在《横扫黑风暴》之前,武在《长安街上最长的一天》中就凭借《狼卫曹破燕》获得了口碑。孙兴和曹虽然都是反派,但一个是法外狂徒,一个是冷血肤浅下的偶尔温柔。吴自己说,拿到《横扫黑风暴》的剧本后,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新闻资料和纪录片中“求教”。如今,观众用赞美证明,优秀的演技来自于过往每一个“看不见”的汗水。
 
有太多的事实证明,从角色的角度来选角,可以让好的剧遇到身体素质高的脚踏实地的演员。在体面创作中磨练出来的年轻人,即使没有大量的微博粉丝,也会受到机会的青睐。2020年9月,与《乔的孩子》剧组开始了他的“乔二强”生活;在镇播出一个月后,白换上了“简单又复杂”,在《我在家乡挺好》中继续追求有质感的表演和烟火生活。这两部现实主义剧都是近期的代表作,和白再次获得了观众的认可。黄尧的下一部作品是电影《奇迹》,几个月后由牧野阿文执导,讴歌新时代。
 
在总结《觉醒年代》的创作时,张永新说:“这是一群优秀的演员。在我看来,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表演艺术家。对人物的理解、补充、学习、亲近的过程,给我指明了作为一个专业演员该去哪里工作。通过这部剧,我真的觉得中国有好演员。从更大的角度来看,他们在创作中表现出来的正直让我对中国影视的发展更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