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9-27 12:32 的文章

面对一个沉迷于游戏的孩子,是一个奇怪的游戏

面对一个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的孩子,是一个奇怪的游戏还是一个奇怪的孩子?
 
也许答案都不是。
 
2019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儿童青少年研究所所长孙鸿雁带领团队做了一项调查,希望从孩子的行为特征中筛选出沉迷游戏的孩子。针对一万多名未成年人,问卷选取了“闲时想上网吗?”“只能玩一个小时,但能控制自己吗?”“玩游戏会影响睡眠吗?”….
 
通过调查,孙鸿雁团队发现,在民主的家庭环境下,孩子沉迷游戏的比例为1.7%,专制家庭的孩子沉迷游戏的比例为9.7%,放任家庭的孩子比例高达11.7%。
 
“游戏成瘾的问题,其实就是生活问题的网络化。”孙鸿雁认为,如果孩子沉迷于游戏,父母应该反思孩子生活中的问题,而不是一味地责备他们。
 
家长只收20元的电话费,孩子把手机扔在全班同学面前。
 
在工读学校任教多年的金明(化名),见证了太多分裂的“游戏家庭”。
 
在金明的班级里,发生了一起因游戏费用引发的家庭暴力冲突:为了限制孩子玩游戏,父亲每个月只向孩子的手机收取20元话费。两代人的言语发生了摩擦,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父亲和孩子吵了起来。孩子把手机摔在地上,对着父亲大喊大叫。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有一次,一个学生的妈妈在电话里对金铭哭诉:孩子抱着手机玩游戏,晚上不睡觉,早上也醒不过来。话筒另一边,不时传来掷东西的哐当声,很“吵”。
 
当金明看到那个玩游戏的孩子:脸色苍白,身材高挑,骨瘦如柴时,他突然觉得很可怜。他能感受到父母的苦恼:无论他说什么,都无法进入孩子的大脑,“他醒不过来”。
 
根据金明的分析,一个孩子在青春期需要自我认同——他在网络上享受荣耀,但在现实生活中却缺失了这一块。然后,孩子逃到了网络世界。
 
多年来,儿童和成人在游戏中的斗争从未停止。
 
金明当过班主任,让孩子们交手机。有的孩子把手机藏起来,交给模拟模型手机。当他们晚上睡觉时,他们总是想玩游戏。“不玩很难,在他们心里就像‘吸毒’。上课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整个人很走神。”
 
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工作系副教授、青年健康研究中心主任周华珍曾主持一项研究,发表了《基于2017/2018年青少年健康行为网络问卷数据分析的青少年成瘾行为调查报告》。这项研究表明,18%的青少年玩网络游戏超过“4-5小时”。她进一步解释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判断标准,一般认为每周玩游戏超过5天、每天玩5小时的人很可能会上瘾。
 
在孙鸿雁看来,孩子沉迷于游戏,“棋盘”不能只在游戏和孩子身上玩。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父母忽视了良好亲子关系的建立。
 
孙鸿雁曾在一家网瘾治疗机构与儿童交流。她问孩子:游戏多久被家长带进来的?回答:中考后,我度过了一个暑假。然后她问孩子,你以前玩过吗?孩子摇摇头。后来,孙鸿雁得知父母管不住孩子,觉得孩子玩游戏太久,就直接把孩子送到网瘾治疗机构。
 
“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不能只靠技术,还要注重家庭的力量。”孙鸿雁说。
 
每个沉迷游戏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家的故事。
 
对于武汉的高三学生孙青(化名)来说,他被父母抛弃了。
 
家里有个听话的弟弟,他爸妈曾经因为他玩游戏骂他打他,上班前还拔掉了路由器。某天凌晨3点左右,他起床玩游戏,屏幕上的“战场”不停闪烁,耳机里的枪声穿透了他的耳膜。这一次,他的“伪装”暴露了:他妈妈半夜去洗手间,发现他卧室里的电脑灯。他被揍了一顿。自从那次冲突后,他就一直在玩游戏,但他也明显感觉到父母开始关注弟弟,“放弃了我”。
 
沉迷于游戏的孩子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个错位的家庭故事。
 
金明发现,父母常年不在家的家庭,或者父母总是吵架的家庭,更容易让孩子沉迷游戏。“如果得不到家的温暖,他们就会转向游戏世界寻找心理满足。”他记得有一个学生,他的父母在外面做生意。每天晚上,他都点外卖,一个人在家吃饭玩游戏。“心里没有支持,孩子总觉得自己的世界很荒芜。”
 
在食堂,金明还观察到还有一个男生,晚饭要了一碗白饭,打了一碗青菜,说了一句好话,求窗边的阿姨多给他点汤,吃的时候还加了一点青菜叶和汤。张晋从远处观察了他几次,发现他省了钱,偷偷买了一个游戏装备。了解孩子的家庭背景后,他意识到孩子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其实看着挺难过的。”他感叹“孩子沉迷游戏的一个原因是缺少家庭的爱”。
 
沉迷游戏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孩子在家庭压力下的逃避。金明记得有一个孩子,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对他要求很高。为了禁止他玩游戏,父母用暴力手段压制他。最后,孩子叛逆的心升起,父母一压制,就爬上了阳台的窗户。“这样的孩子发现自己无法满足父母的期望,沉迷于游戏。"
 
游戏似乎是问题儿童的避难所。但游戏暴露出来的问题背后,往往有更深层次的心理问题和家庭问题。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副教授魏认为,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的原因大致有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压力管理下的反应和挫折应对;第二个层面来自对自我概念和心理成长的误解。第三个层面与时代发展和文化反馈中存在的问题有关。“解决游戏带来的成长烦恼的关键在于家长。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家长需要科学谨慎,平和包容开放。”
 
北师大心理健康与教育研究所所长卞曾经通过大数据做过一项调查,发现亲子亲密度每增加10%,孩子的校园归属感就能增加8%左右,网瘾问题也能减少7%左右。“亲子关系能有效降低孩子的网瘾。”她提出,互联网是未来学习和生活的必备工具,互联网素养是孩子未来最重要的素养之一。她希望家庭、学校、企业和媒体能够引导孩子正确认识和使用互联网。
 
家庭也应该为游戏建立一个“绅士大会”。
 
在此之前,对付孩子网瘾最简单粗暴的家庭做法就是暴力。
 
咨询孙鸿雁时,她听说有些家长为了不让孩子玩游戏,在上班前就把电脑键盘拔了,带去上班。她还听一位妈妈说,她的孩子马上就要升三年级了,她打算把电脑装在一个纸箱里,盖上封条。
 
“对于沉迷游戏的孩子,让他从现实中找到自己内心的价值感和收获。”孙鸿雁说。孙鸿雁团队调查的另一项数据显示,与不沉迷游戏的孩子相比,前者认为被人看不起的比例比后者高20多个百分点。
 
乔浩(化名)是北京一所中学的历史老师。他也有类似的看法:“沉迷游戏的孩子背后,或多或少都有家庭沟通的问题,可以理解为缺乏教养。孩子对家庭缺乏自信,很容易通过游戏找到自我。”
 
他观察到一个现象:小学四、五年级,随着学习难度的提高,沉迷游戏的孩子跟不上学习的精力,学习成就感和自信心会迅速下降。但与此同时,其他同学在这个阶段已经逐渐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差距逐渐显现。“有些孩子可能会觉得自己的游戏能力会超过同学,所以从这里获得一些成就感和自信。”
 
从教多年,金明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安排一个沉迷游戏的孩子当纪检委委员。孩子性格孤僻,一开始总是不好意思表达,但班委走到讲台上讲班规。很长一段时间,到学期末,这个孩子已经能上台讲话很长时间了。这个小男孩很高,会打篮球。“生活慢慢变得阳光灿烂。”。
 
金铭经常认为不同时代会有相应的电子产品,比如孩子喜欢看电视的“80后”,喜欢玩电脑的“90后”,现在孩子喜欢玩手机的“00后”。如何提高孩子的自制力,如何克制?“不能因为这个东西出现就想着怎么控制。”
 
广告
目前,家长陪孩子玩游戏的管理方法基本上有两种:一种是采用简单粗暴的管理方法,比如看到孩子用手机和iPad,就没收;二是放手。
 
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认为,两者都不可取。他建议,家长应该为孩子建立良好的上网规则,比如协商一个“约定”,约定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长,帮助孩子培养自我控制和自我管理的能力,或者家长带孩子上网学习。
 
此外,他认为家长也应该以身作则。我无法阻止孩子使用互联网,但我在手机上花了很多时间,甚至影响了我和孩子的日常陪伴。“要做到这一点,都需要建立在良好的家规基础上。”
 
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有效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通知中写道:积极引导家庭、学校等社会各界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环境,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
 
“家庭的回归是让孩子走出游戏漩涡的最好‘良药’。”金明说。